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韩锐对立功什么的不并不在意,要知道他如今的军功足够多了,皇上已经拟旨分他为大将军,只不过他大哥还没有回来,加上韩锐也不想在京城大出风头。他爹已经是王爷,掌管着京中一半的兵力,皇上虽然现在信任他们家,但是若继续积累更多的功劳,就是皇上也会忌惮,这也是韩锐带卫景阳出京游玩的原因,避一下风头。

    韩锐看了一眼可怜兮兮的少年,心里非常瞧不上,跟他的阳阳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啊!他第一次见到阳阳,阳阳可没有这么胆小,那时候的阳阳连那歪门邪道都没有练好,别提武功了,胖的都快跑不动,但是依然硬生生的拖死了一个黑衣刺客。虽然瞧不上少年那副可怜兮兮的摸样,不过韩锐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开口道:“救你父亲没有问题,立功什么的就不要提了,只要张巡抚到时候把南阳私盐案查的水落石出就成。”

    少年听到少将军的话后,立刻露出感激的笑容道:“谢谢,谢谢少将军。”一夜工夫接连遭遇巨变,忠心耿耿的管家居然会出卖他,老是欺负他的护卫却用命给他拼出一条生路。

    韩锐转头看向一直没有做声的师弟,好像是在沉思,连他看过去都没有发觉,脸色不太好,韩锐心里突然咯噔一声,阳阳不会是生气了吧,说好的陪阳阳去南下游玩,结果又接了皇上给的任务。其实韩锐也是没有办法,当时皇上在他出发前把他叫进宫,他也不好太削皇上的面子,只能接了,反正也不过是顺手的事情。

    韩锐不动生色的对少年道:“张崎是吧,你应该没有吃早餐,这里有些糕点你先吃点填填肚子,好好休息一下,救你父亲的事情我们等下在谈吧。”

    少年点点头,接过韩锐从小桌子底下拿出来的糕点,小口小口的吃起来,还时不时就偷瞄一下韩锐,倒是把卫景阳丢在一边了。

    韩锐这时候当着一个外人也不好和师弟解释什么,有什么事情等他和阳阳单独的时候在说。可是在卫景阳眼里师兄时不时就看看他又看看少年,又和少年眉来眼去的,这让卫景阳心里不爽,师兄不会是像当年捡了他一样,准备把这少年也捡回家做师弟吧?不得不说卫景阳实在是想多了。

    卫景阳气闷的钻出马车,趴在穆易身边的雪儿发现主人出来了,它已经好久没有和主人亲近过了,见到主人出来又没有那恼人的主人师兄,于是雪儿立刻往它主人怀里钻。

    卫景阳伸手抱住雪儿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雪儿极爱干净,穆易没事做的时候,就逮着雪儿去洗澡,其实他也是个绒毛控,特别喜欢抓着雪儿乱摸,可惜平日里他和雪儿接触不多,倒是现在少爷带着雪儿出来,雪儿倒是愿意待在他身边,也爱他帮忙洗澡,要是在瑞王府,还真没有他什么事情,雪儿除了喜欢少爷这个主人,更喜欢和那些漂亮的丫鬟们呆在一起。

    穆易察觉到少爷神情似乎有些不对,于是开口问道:“少爷怎么出来了,外面冷着呢!”

    卫景阳转头看了一眼穆易道:“你都不怕,少爷我武功高强怎么会怕冷,何况少年我出来透气都需要和你报备不成。”卫景阳就是心理难受,原本马车内就他和师兄两个人,两人世界多好,他可以霸占师兄,枕在师兄腿上休息,可是现在多了一个小鬼,让卫景阳浑身不爽,尤其师兄对那小子还发出和颜悦色,要知道他家师兄平日里对着别人都是一张冷脸,这让看着师兄对少年笑的卫景阳心里不是滋味。

    穆易听到语气不善的少爷,看来一定是出问题了,还和将军有关,不然少爷根本不会这样易怒,在穆易眼里平日里的少爷可是很平易近人的,除了和将军有关的事情例外,难道是和出来突然多出来的少年有关。

    穆易想到这个就觉得好笑,少爷也太在意将军了,就那么个小孩少爷也能够吃醋,还酸的连边上的他都快倒牙了。要穆易说小少爷实在是多想了,将军是什么人,不是对什么人都会发善心的,除了在对小少爷的事情上心以为,将军对任何人都非常的冷,只不过身在其中的少爷看不透罢了。

    韩锐这时候已经开始询问张巡抚遇到的事情,也提前了解了一下南阳的形式,虽然张崎知道的不多,不过韩锐还是从少年的嘴里挖出不少的信息。

    卫景阳抱着雪儿坐在穆易的边上,他很快就走神歪着脑袋瞧着一直延伸的路面,这里的路自然不是水泥里,而是管道,其实就是被修理的比较平整的泥地,马上行驶这上面倒也不是特别颠簸,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卫景阳的整个心神都沉浸在一种奇妙的世界里,他的精神力逐渐开始蜕变,从那种需要通过声音通过眼睛的暗示蜕变成直接通过精神力作用于身边的事物,再也不想要任何的媒介。

    卫景阳的精神力逐渐从身上延伸出去,脑海里直接出现了怀里雪儿的乖巧安静趴着的样子,身边穆易挥动鞭子挥动鞭子的情景,精神力继续延伸,马车内师兄正和颜悦色的和少年交谈着,卫景阳正准备探听一下两人说话的内容。突然卫景阳脸色一白,一口血喷了出来,身子也朝着地面倒去。

    韩锐正在和张崎说着,突然感觉有人在窥视他,他的眼神一凛犀利的目光闪过。

    穆易正在挥鞭赶马车,突然看到血雾从身边喷出,转头就看到他家少年身体朝着马车外坠去,顿时亡魂大冒惊呼道:“少爷,”同时手里的鞭子更是极快的挥出去,直接卷住少年已经跌落大半的身体,可怜雪儿是坐在它家主人怀里,它家主人被鞭子卷了回去,它就没有这么好运,原本打着瞌睡的雪儿张开眼睛,顿时发出尖利的惨叫声,直接坠向地面。

    韩锐在听到穆易的惊呼后,就立刻发现事情不对,瞬间闪身出了车内,就看到穆易一脸惊恐万分,他手里的鞭子正好扯住要坠入马车外的阳阳。韩锐也来不及询问什么,伸手就一把拽在卫景阳的衣服上,把人紧紧的抱在怀里,看着怀里脸色苍白不省人事的卫景阳,曾经面对十数万敌人面不改色的韩锐,这一刻心慌起来了。

    韩锐抱着卫景阳进入马车,穆易已经把马车赶紧树林中停下,刚才少爷突然坠马车,肯定是身体出了问题,不然少爷武功如此高强,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张崎见到韩将军抱着刚才出去的大哥哥回来,看着对方惨白的脸色,非常有自知之明的让到边上,等到韩锐把卫景阳放在虎皮垫上的时候,张崎已经安静的呆在马车门口。穆易撩开马车门帘,担心的问道:“将军少爷出什么事情了。”

    韩锐此时正用内力去探查卫景阳的筋脉,听到穆易的问话后回道:“可能是走火入魔,你带他出去在外边守着,不要让你靠近,我给阳阳疗伤。”

    穆易听到将军说的话后,点点头立刻把缩在马车边上的少年扯了出去,警告少年安静别出声别跑远,这才抱剑戒备的站在马车边上守着。少爷突然走火入魔,将军给少爷运功疗伤,若是被人打扰后果不堪设想。

    扯开卫景阳的衣服脱1掉,把人事不醒的少年盘坐起来,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