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卫景阳听到韩锐的保证后,心情总算好起来,只要师兄记着就好,现在他小胳膊小腿的,武功异能都还不能压倒师兄,自然是不想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那就有他哭的了。

    韩锐见怀里的人并不回答,还一脸偷了腥一般的傻笑着,再次确认道:“阳阳你要师兄怎么补偿你,师兄已经说了,只要师兄能够做到都依你,告诉师兄好吗?”

    卫景阳回过神,把脑袋里那些想法都甩掉,现在可不是时候,于是张嘴道:“师兄你记住就好,等时机到了我在告诉你,现在先保留,我们耽搁好久了,我身上好很多了,等吃了药,我们就继续赶路好了。”

    韩锐听到后点点头,穆易已经煎好药,一碗递给蹲坐在枯木上的张崎,另外一碗送进马车中,幸好少爷出来东西备的齐全,炭火炉子都足,要不然这煎药也是件麻烦事。

    韩锐接过穆易递进马车内的药,递给卫景阳道:“赶紧趁热把药喝了,你的内伤会好的快很多,凉了药效就不好。”

    卫景阳皱着眉头看着他家师兄手里端着的药,实在是有够难闻的,光闻着卫景阳就有种翻胃的感觉,这还怎么喝。就在卫景阳犹豫间,韩锐瞧着他家师弟脸上难看的皱着眉头,就知道这小子不喜欢喝药,怕苦怕味难闻。低头喝下一口药,韩锐吻上卫景阳,很快就把嘴里的药渡到卫景阳嘴里。

    当卫景阳吞下嘴里的药汁后,张嘴就开始哈气,味道实在太销1魂了,难喝至极。

    韩锐看着一脸难受的师弟开口安抚道:“阳阳须知良药苦口,你不把药喝了内伤就没有这么容易好,听师兄的,一口气喝下去,师兄给你拿些果脯压一压味儿。还是你希望师兄继续这样喂你,一点儿一点儿,苦不死你。”

    看着师兄瞧着他那作弄的眼神,可把卫景阳给气死了,师兄什么时候也知道欺负人了,气死他了。卫景阳也不在和他师兄废话,端起药碗咕噜噜真的一口干掉,之后把碗丢出窗外,然后不停的哈气,韩锐伸手就压在卫景阳的后脑勺吻了上去,很快就把卫景阳吻的气喘吁吁,再也没空想什么味道不好,如今他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了。

    这吻足足有三分钟,还好卫景阳如今武功不错,也算能够闭气一段时间,不然非得被他师兄给吻断气了,这要是被上辈子那帮队友知道,他非得被笑话死不可。

    好不容易推开他师兄,卫景阳不停的喘气,刚才那失了血色的脸蛋,如今也泛着粉红,看着粉嫩可爱的很。喘了几口气卫景阳终于活过来了,瞪了他师兄一眼怒道:“混蛋,师兄你明明知道我内功没你好,你想憋死我,想谋杀亲夫啊。”

    听到师弟红着眼角气喘吁吁朝着他喊,韩锐这一刻的心情很好,阳阳终于给他活过来了,刚才那一幕真的吓坏了韩锐,他再也不希望师弟如此吓唬他了,他会承受不住的。

    在树林里耽搁了两个时辰,穆易再次驾车,卫景阳此时正卷缩在他师兄怀里休息睡觉,张崎这会儿再也不敢坐在马车中,只是裹了一件穆易的棉袄坐在穆易的身后,他不想去打扰马车内的两个,韩将军曾经被皇上赐婚娶一个男子,这事儿外界都是知道的,其实大家都知道那是个乌龙,不过当事人并没有发对,皇上也就没有收回成命。

    一路上断断续续有不少黑衣刺客来追杀少年张崎,他们现在学聪明了,不和马车内武功高强,后台强硬的韩锐为敌,就是时时刻刻躲在暗处,在两人不注意的时候,寻找一切机会去刺杀张崎。只要这个少年死了,就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得到账本,张巡抚也可以杀掉,让张巡抚活着就是为了牵制少年。

    一个月后,一路游山玩水的韩锐他们终于到达南阳,韩锐让卫景阳在客栈中休息几天,这一路游山玩水过来也没有好好休息过,还要处理那些杀手,韩锐还是怕卫景阳累坏了。所以他先让卫景阳休息几日,趁着这几日把事情被办妥了,就能够安安心心带着师弟逍遥快活了,至于皇上的吩咐,那就等他玩够了以后在说。

    很快韩锐就通过提前到达的亲卫了找到了张巡抚关押的地点,对于查案什么的,韩锐算是半个门外汉,毕竟他是将军打仗行,和那些人玩九曲十八弯的心才肠实在有些勉强。带着人把张巡抚救出来,把一队上百人的亲卫交给张巡抚压阵,就让张巡抚去和那些人玩去了,才两天功夫韩锐就回答客栈。

    可惜当韩锐走进客栈后,他家心爱的师弟却并没有呆在客栈中,左等右等都等韩锐都没有等到人,最后没有办法,只能招来店小二询问,可惜询问下,店小二还是一问三不知,还是掌柜的看到后,告诉韩锐那屋子里的俊美小公子应该是去楚阳河游玩了。

    楚阳河说起来在南阳极为有名,河岸风景优美,而最优美的并不单单的风景,更有楚阳河中豪华的楼攒,那些楼船里的姑娘才是楚阳河一绝。从那楼船中传出的隐约歌声更是让人如痴如醉,南阳最好的最顶尖的姐儿们都在这楚河中,不是一曾千金风有地位有身份的人还不一定能够上的了那些楼船。

    韩锐一听卫景阳跑去那种地方游玩,整颗心都纠结起来了,要是阳阳被那些个妖精给勾引了,那他不是亏大了,尤其他曾经还答应过若是阳阳不愿意,他就解除他们的婚约,老天知道韩锐一点也不愿意放手,阳阳必须是他的人,他韩少将军才不愿意把人让给别人。

    韩锐急急忙忙去了楚阳河寻人,心里却被穆易记了一笔,那个混账小子,阳阳这些年在京城中从未去过那种地方,倒是穆易管不住下半身,一定是那个混账教唆阳阳过去的。

    其实韩锐还真错怪人了,穆易可是什么都没有说,一直安分的跟着他家少爷。昨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