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nbsp;韩锐听到后就笑了起来,他肖想师叔手中的子母枪很久了,可惜师叔抠门的很,问了几次师叔都不肯给,这软剑天下间就他手里那把最好,师叔不可能在拿出另外一把。所以韩锐开口道:“师叔要不您把子母枪给我,我把软剑送给师弟,我记得师叔手里还有一件金丝软甲,也给阳阳穿上,上次我遇到阳阳的时候,他正遭到黑衣刺客追杀。”

    李显这时候正拉着卫景阳检查,很快就发现卫景阳筋脉宽阔,这时候内力正在体内慢慢流淌着,虽然没有修炼时候快速,但是这种体质极少,向他们都是功力练到五层后内力才会自动运转,景阳天生就有这样的能力,虽然十二岁,年纪大了一些,未来成就依然不可限量,难怪师弟会忍不住眼红抢人。

    卫景阳听到韩锐的话后,把脑袋转向师傅,那双明明并不是很大的眼睛,却把李焕注视的无可躲避。当李焕看到师兄也看向他的时候,李焕终于坚持不住对韩锐说道:“你把软剑给阳阳,我把子母枪送给你,金丝软甲也给阳阳穿上,那东西可刀枪不入,阳阳也就你是我徒弟我才舍得给你,以后你可都要好好穿着,我就你这么一个徒弟,以后一定要努力学好武功,在江湖中给师傅扬名立万才行。”

    卫景阳在听到他师傅肉疼的答应后,就跟着点点头,保证以后一定会好好练习武功,不会辜负师傅的信任。虽然现在跟着师兄一起讹师傅的东西不太好,但是谁让韩锐是他承认的兄弟。

    韩锐前些日子好几次提到子母枪,说在师叔这里,所以卫景阳也不介意帮师兄坑师傅一把。反正师兄也说了,师傅的东西以后就是他的,他提前把东西送给师兄,应该没有什么不好的。至于师傅不太好的脸色,卫景阳就直接忽略了。

    李焕脸色不太好的闪身离开,很快就带回一根丈八□□,雪亮的枪头,编制的红缨犹如鲜血一样红艳,看着就透着一股子深寒,难怪韩锐会喜欢。李焕手里除了□□外,还有一件马甲,马甲呈现黑色带着丝丝金线,应该就是金丝软甲。

    韩锐在接过子母枪的时候,就把腰间的软甲解下来递给卫景阳,接着从师叔手里拿来金丝软甲给卫景阳穿在外面,瞧着还挺贵气的。韩锐在给卫景阳穿上后才道:“阳阳这软甲你以后都要穿着,这样就算有人突然袭击你,你也不会轻易受伤,这金丝软甲最是保命的东西,不可轻易告诉外人知道吗?”

    李焕收了一个满意的徒弟,但是一天内从他手里扒拉出收藏了好多年才收集到的神兵,显然心情特别郁闷。李焕眼珠子一转,教养徒弟非常麻烦,李焕看着拿走他两样神兵的师侄,张嘴就道:“小锐师叔收了阳阳当徒弟,要给他寻找泡澡的草药,阳阳就先交给你管教,你可要把他教好了,不然师叔可拿你试问。”

    韩锐今天虽然失去徒弟,不过却得到一个师弟,何况肖想了很多年的子母枪到手,其实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所以跟他师叔保证,一定会督促卫景阳好好练武的。

    心塞塞的李焕在韩锐答应后,立刻一晃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卫景阳看着对方这么高明的轻功,心里羡慕非常,想着他一定努力练功,以后一定要和师傅一般轻来轻去。

    李显看着师弟终于消停,这回大出血后师弟会心疼很久,不过这次小锐总算带回一个好苗子,不管是徒孙还是师侄还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在丢了一本软剑的剑谱给卫景阳观摩后,李显拉着韩锐去问话了。虽然李显多年不管朝堂的事情,但是事关国家安危,李显还是要过问一下边关的事情。

    在听韩锐刚进京的时候遭遇到黑衣刺客袭击,李显身上的气息突然升高,压得正坐在院子里翻开剑谱的卫景阳心头难受,一直到用精神力带动内力运转,才好受很多。

    李显也是在韩锐提醒了一下后,才想起会伤到实力微弱的师侄,那强压下来的气势徒然一收,同时看向卫景阳的目光不免带着欣赏,那孩子居然没事人一般,一看就是个意志力坚定的人。

    卫景阳他们留在护国寺吃了午饭,韩锐才带着这新师弟回瑞王府,当阿成他们发觉将军的徒弟变成师弟后,都笑着拍卫景阳的肩膀,笑着说卫景阳凭空高出一个辈分。

    接下来韩锐虽然有时候会上朝,不过事情却并不多,所以有大把的时间陪着卫景阳练武练字,虽然韩锐变成了师兄,在教导卫景阳的时候,依然非常严格。

    期间安阳侯府的次嫡子回京城,他来将军府给韩锐报告军务,当时卫雪函正瞧来看弟弟,两人在韩锐没有安排下就这么撞见了。韩锐还没有开口问,安浩就开口询问刚才他被他撞到的姑娘,当韩锐询问安浩有没有想法的时候,安浩脸腾的整张红了起来。

    安阳侯府一直都在西北驻守,兄弟两个小时候虽然居住在京中,但是五六年前他大哥带着他去了西北,西北天气干燥,又那里养的出犹如卫雪函一般的女子,加上卫雪函又有着极好的容貌,两人这一撞就撞出了火花来。韩锐当时就拍拍安浩的肩膀,告诉这小子乖乖等着,他会让母亲去给两人对八字,让他安心等着去娶新娘。

    当安浩询问起卫雪函的身世时,韩锐就把卫家的事情告诉了安浩,安浩家世虽然没有卫家复杂,但是父亲去世后他和大哥破受了些苦难,对卫雪函更多了一些怜惜。当他听到卫雪函的嫡亲弟弟是将军的师弟后,还知道卫景阳是李焕的徒弟,一直非常佩服李焕的安浩那是满心的欢喜。

    时间不知不觉大半个月一晃而过,卫景阳也学会了轻功,虽然还没有师傅那么厉害,带上轻来轻去还是没有问题。这天韩锐早朝回来,心里却寻思着皇上和他说的话,皇上是什么时候知道他有个师弟,今天还特地招他过去询问了卫景阳的事情,连带还询问了一些卫侯爷的事情。

    卫景阳这时候正和安浩在一起,安浩虽然不多话,但是他消息灵通,在对卫雪函又了心思后,就开始打听卫侯府的事情,今天就是他讨好未来小舅子的时候。

    卫景阳听着安浩说卫晴因为卫侯爷没有及时去衙门接回,等过了一夜卫侯爷才从衙门得到消息,可怜卫晴当时衣衫凌乱,看着就像被人欺负的样子,身上更是有不少青紫,总之现在卫侯爷大约怀疑卫晴给他带了绿帽子,就算迫不得已,卫侯爷如今也厌弃了卫晴,只不过因为卫晴还有个好儿子,所以卫侯爷看在儿子的份上,并没有送卫晴上路,而是要送卫晴去家庙祈福去。

    现在卫侯府正闹得一团乱,而卫晴娘家前几天才把这些年贪墨卫景阳的银子给筹齐,卫景阳现在算是小有家资,才同意放了卫家那些个在牢里受尽刑法的人。

    在韩锐跨进院子的时候,安浩立刻就闭嘴,将军几乎把那些脏事都隔绝在外,不想污掉他小舅子的耳朵,安浩朝着卫景阳眨巴几下眼睛,示意卫景阳千万别说出去,不然他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韩锐看着安浩灰溜溜的跑掉,走到卫景阳身边问道:“今天字练的怎么样了,还有半个月就要去学院了。今天皇上提起你来了,后天皇上要去西山行宫举行狩猎活动,皇上让我带上你,你想不想去,若是不想去,我就推掉。”

    就在韩锐询问的时候,卫雪函的丫鬟小青闯了进来,跪在韩锐面前就求救道:“将军少爷请你们救救小姐吧,今天二皇子妃来了陈家,把小姐给带走了,那卫老夫人还送信给将军,说要把小姐嫁给二皇子做侧妃。”

    卫景阳一听到这个,霍然从凳子上站起来,韩锐在听了这个以后,眉头立刻紧紧的皱起。他也没有同卫景阳说话,直接大步离开院子,不管怎样还是先把人给要回来。

    不然事情真的麻烦了,韩锐一点也不希望卫景阳被牵扯到皇子夺嫡中去,若是卫雪函真成了二皇子的侧妃,他和阳阳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那二皇子表面上谦谦君子,可是私底下却什么都敢玩,韩锐怎么都没有想到卫老夫人居然会把亲孙女送进火坑。也难怪,他和卫景阳把卫老夫人娘家年轻子侄都送进牢房中,如今虽然出来一部分人,却多少都留下心理阴影。加上卫晴的事情,恨他们入骨的卫老夫人真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看来卫老夫人依然记不住打,韩锐不介意让卫侯府从此易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