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拉起身边少年的手韩锐说道:“阳阳走了,我帮你煎药,你等下就去泡澡,在过些时间你就该去学院了,若是内力能够更进一步就好,就算被人盯上也有还手之力,毕竟师兄不能时时刻刻呆在你身边,阳阳的实力提升上来我才能够放心。”

    卫景阳看向韩锐,明白韩锐的心思他乖巧的点点。卫景阳看了看院墙外边,心里虽然依旧担心姐姐,但是他知道有师傅出马肯定不会出差错,何况还有瑞王妃出马,他姐姐肯定不会出事。

    不过卫老太太,卫景阳心里已经对卫家烦闷到了极点,不过想到卫老太太做了这样恶心的事情,卫景阳也想让卫老太太尝尝其中滋味,怎么可以在让他姐姐受到伤害后还想过太平日子,老太太不是想把孙女嫁给二皇子当侧妃吗?卫景阳觉得他该成全老太太。

    韩锐把所有的药材到倒入浴桶中,他的手放在木桶边上,很快浴桶中的水就翻滚起来,药物的香味逐渐浓郁起来,却并不是特别难闻。

    翻滚了大约一刻钟后,韩瑞收回手,木桶中依然热气蒸腾,韩锐转头看向卫景阳道:“赶紧进去泡着,不然药力都被散发浪费掉了。”

    卫景阳看着热气腾腾的木桶,他再次确认的看向师兄,真要他这个时候泡进去,就算不被煮熟了,那一得变成三分熟不可。韩锐见卫景阳抗拒,也没有在跟卫景阳废话,伸手拉过少年,腰带一扯,衣服直接滑下少爷如今略显单薄的肩膀,裤带一扯,卫景阳顿时直接被韩锐脱的光溜溜。

    韩锐的目光从头到尾欣赏了少年一遍,还是不够结实,虽然师叔已经收集了不少的药材,他这边也要加紧,他手中的就缺了百年老参,这东西也是极为重要的药引,不过这两天已经有了消息,韩锐势必会弄到手,一起都只是为了面前这个让他看着赏心悦目的小小少年。

    在卫景阳无比悲愤中,他被点中的穴道再次被解开,还未等卫景阳反抗,就被韩锐一把拉起,接着就在卫景阳尖叫一声,紧闭双眼中直接被丢进木桶中。

    卫景阳原本以为会被焖熟三分,结果木桶中的药液虽然有些烫人,但是也紧紧能够让他感觉热,并没有到他无法忍受的地步。卫景阳有些不敢置信,刚才明明还在翻腾的药液,怎么就不烫了,难道是因为他练习了内功的原因,身上的皮肤感觉不到烫了。

    怕自己身体感觉出来毛病,卫景阳如今就剩下一个办法,他喝茶的时候还是能够感觉到烫的,于是卫景阳低头就在墨黑的药汁中舔了一下,结果并没有感觉到滚烫的温度,反而苦的卫景阳想哭,明明闻着还带着药香,结果却是这么个味道。

    韩锐怎么都没有想到少年居然会调皮的去尝药汁,要知道这种药物中和在一起,味道是听独特的,闻着还蛮舒服,但是若尝起来那味道却是极为古怪的。看着少年瞬间吐出药液,整张脸皱成一团,韩锐不厚道的“噗”一声笑了出来,和阳阳在一起总是能够让他放松精神不自觉的就高兴起来。

    韩锐在被卫景阳瞪了一眼后,笑着从桌子那边拿来茶壶递给卫景阳道:“感觉漱漱口,这味道可不好去除,”在卫景阳漱口后,嘴里依然残留着奇怪的味道,韩锐把手里顺带拿来的桂花糕递给卫景阳道:“吃一块压压味儿。”

    卫景阳在看到韩锐递到眼前的桂花糕后,立马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咬了一次又一次,一点也不介意被韩锐喂到嘴边,皆因他的手如今沾满了药液,若是从作弄他的师兄手里接过桂花糕,那桂花糕也会染上药味,卫景阳可不愿意在尝试一次那种*的味道。

    看着眼前的桂花糕越不变越小,卫景阳盯着那可恶的修长优美的指尖,立刻报复性的咬了上去,叫你作弄我,叫你作弄我,咬死你咬死你……卫景阳心里愤愤不平的想着。

    韩锐看着少年犹如倔强小兽一般的目光,虽然指尖上传来疼痛,但是少年可爱的表情还是取悦了韩锐。卫景阳见韩锐一直盯着他笑,被笑的发毛的卫景阳终于松开嘴转移话题道:“师兄你是怎么做到的,明明这药液刚才都沸腾起来了,怎么我进来的时候却并不是很烫。”

    卫景阳心里却想着这实在太不科学了,这家伙完全忘记了什么精神异能也是不科学的,这内力也好像不科学,轻功这种有违于牛顿定律的事情又如何科学,何况区区翻滚的药液却不烫这种不科学的事情。

    卫景阳瞪了一眼打算一直观摩他泡澡的人道:“师兄是不是可以离开了,难道师兄要一直陪着阳阳到泡澡结束不成。”卫景阳以为这样一说,韩锐就会离开,在韩锐敏锐的目光下泡澡,卫景阳心里还是有小小的压力,尤其是卫景阳想起刚才被某个人扫了好几眼的胯间。

    韩锐这眼神告诉卫景阳对方是觉得他小鸟小,但是他如今才十二岁,都还没有开始发育,等过上几年他一定会比韩锐这个师兄更客观,也因为这次韩锐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以至于将来受苦的还是韩锐自己。

    毕竟卫景阳这精神暗示不单单能够作用在别人身上,却还能够作用在自己身上,比如上辈子卫景阳感觉自己稍微矮了一些,就试着使用精神力对自己的大脑进行暗示,暗示他还能够在长高一些,结果没有多久他就长了两厘米,当然精神暗示也不是万能的,卫景阳就知道他无法让自己重新变矮,所以使用起来也是需要谨慎的。

    韩锐看着木桶中努力气鼓鼓瞪着自己的少年,笑着摇摇头道:“我不能走,我走了谁给你加温,若是药液凉了,药效就没有了,所以别在闹腾了,赶紧认定运行功法,师兄会在边上给你护法,只有你实力强大了,就可以给你姐姐做靠山,等你到了你师父那般的厉害时,就再也没有人敢轻易动你。”

    卫景阳瞟了一眼韩锐,难怪韩锐的手一直都压在木桶边上,原来是为了给他保持药液的温度。想到这般做韩锐会一直消耗内功,卫景阳心里有那么点小小感动,他和韩锐非亲非故,韩锐对他这么好,要是他如果是你的,他一定会以身相许,卫景阳显然已经忘记他家韩锐师兄喜欢男人的事实。

    半个时辰后,卫景阳张开眼睛,他双目中精神赫赫,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卫景阳感觉木桶中的药液淡化了不少,身体里的内力大涨了不少,浑身都暖洋洋的非常舒适。

    韩锐看着少年张开眼睛从水中站起来,身上皮肤依然白皙,那胯间的小东西安静的沉睡着,心里庆幸少年还未开始发育,不然这药液泡起来可没有这么舒服,毕竟药房中也有增强那啥能力的药材。

    韩锐提起水桶就从卫景阳的脑袋上倒了下来,温热的清水洗去卫景阳身上的怪物,卫景阳今天被惊吓太多次,如今却能够做到泰山崩踏前不动生色,任由师兄给他冲去身上的药渣药液。

    少年迈着长腿跨出木桶,拿起边上韩锐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干净衣服穿上,韩锐这时候脸色不是很好的靠在门边,吩咐院子里的仆人去把清理浴房,这才转身对换好衣服的少年道:“你姐姐已经接回家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卫景阳听了以后立刻点头道:“要当然要,对了师傅有没有来过,我还没有谢谢师傅给我寻找药材,师兄刚才谢谢你一直帮我消耗内力保持药液的温度。”卫景阳这声谢绝对是真心的,师兄为他耗费了大量的内力,不然泡澡前韩锐的脸色都很好,这会儿脸上不但显得苍白,而且还显得非常疲惫,这事情在韩锐身上极少发生。

    韩锐听到少年的话,嘴角微微翘起伸手在少年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谢什么,我可是师兄,做这些也是应该的。好了,别一副愧疚的样子,你师兄我的内力深厚着呢,晚上一个时辰就练回来,别担心,明天师兄依然陪你泡药液。”

    两人说话间已经来到瑞王妃安排卫雪函的院子,这是一个靠近瑞王妃的院子,院子虽然不大,却布置的极为温馨。

    卫景阳看着院子中和瑞王妃说话的少女,身上并没有什么问题,应该是师傅和王妃去的及时,他姐姐并没有出什么问题。虽然姐姐和安浩的事情卫景阳没有坦白说,但是卫景阳早就看出安浩合姐姐两人是互相看对眼了,不然也不至于姐姐每次送东西都改成中午来,原先他姐姐过来看他的时间并不固定,现在这么固定,皆因安浩会在中午出现,即使到现在他姐姐和安浩两人也没说上几句话。

    姐弟两人说了话,卫景阳知道他姐姐虽然被二皇子妃带走,皇子妃在询问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情后,却准备让丫鬟送她去娘家,还说要去卫府提亲,也就是那时候突然一个自称七皇叔的人拦住了要被送走的卫雪函,接着没有多久瑞王妃就来了,二皇子妃没有想到会惊动圣上最宠爱的七皇叔,自然不敢有所反抗,毕竟她要真被七皇叔杀了也就白死了,圣上的绝对不会追究七皇叔的。

    卫景阳在知道姐姐没事后,终于放下心来,瑞王妃这时候就撵人,卫雪函这丫头和她眼缘,她又没有个女儿,这次卫雪函算是在她眼皮底下被人欺负了去,瑞王妃已经有了收这孩子做干女儿的想法,加上他三儿子对卫景阳怎么看怎么有问题,王妃又是知道这孩子对女子根本不行,若是将来儿子真和他师弟有了关系,有雪函这一层,想必卫景阳也不能辜负了她儿子的。

    卫景阳摸了摸鼻子,他没有想到会被王妃撵出来,转头看了一眼同样狼狈的韩锐,两人都笑了起来。

    晚上卫景阳在修炼完内力,张开眼睛后很快就找出夜行衣,换上后打开房门就看到韩锐正好靠在他门口的柱子上,两人的视线顿时撞上。卫景阳对着韩锐打了个哈哈道:“师兄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

    韩锐伸手就在面前少年的脑袋上抽了一下道:“费什么话,你现在实力低微,我不跟着不放心。”卫景阳听到韩锐的话后,呵呵笑了两声,两人拉上蒙面巾,一高一矮两人快速闪过离开了瑞王府,去做那见不得人的勾当去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