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至于白露,早被带到夜店大客户的床上了,那男人肥的流油,整个人有两百斤,又有虐待女性的癖好,干起事情来,就喜欢拍打,没一会,白露身上就红了,一个小时下来,把白露折腾掉了半条命。

    不过死胖子越拍越起劲,他知道今天有一个大美人,特别吃了大补丸来的,不折腾个几个小时哪里够啊。

    白露到了晚上才醒来,只觉得整个人就像是被大卡车压过一样,而看到身边的死胖子以及慢慢想起来的记忆,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这时,胖子突然冲她一,淫,笑

    白露恶心的想吐,直接拿过床头柜上面那明晃晃的刀子,面目狰狞的下刀就给胖子的肚子一刀,去死吧,臭男人,一刀不够,再来一刀,两刀三刀,去死去死。

    媒体怎么可能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瞬间,拍了苏晨的艳照与他床上的丑男人,也没漏掉隔壁的激烈场面呢。

    苏晨脸面丢尽灰溜溜的逃了。

    白露是被警察带走的,她杀了人,整个人还浑浑噩噩的,时而发笑,时而大哭,精神已经接近崩溃,身上只裹着破破烂烂的一张床单,被在下面的人拍了好几张照片,这家名不经转的夜店也因此红了。

    而小红夫妇在听说两人这样的惨状,深怕到时候会被调查,查出她们所为,连忙拿着钱,跑去南非,再不打算回来。

    ————

    安暖在微博上看到这样精彩的画面,给这条微博点了一个赞。

    这真的是值得高兴的事情,耳根子可以短暂的清净了,当天心情极度愉快的扬言要给小家伙们织毛衣。

    只不过才不过一天功夫就放弃了,一边还振振有词道:“这毛线质感太差,还是买的比较好。”

    其实真正原因是这样的。

    秦沐拿着热牛奶进来,安暖把织了一天的图案给秦沐看,她先是拿了一件买的毛衣先在上面织了一个图案试试手。

    “秦大哥,这图案怎么样?”

    那一坨还有几只脚的是什么鬼?

    “一堆毛毛虫?”

    “……”这分明就是猴子好嘛,猴子!不懂欣赏!

    “难道是蜘蛛?”

    “这毛线质感太差,还是买的比较好。”

    ————

    宝贝五个月的时候,安暖做了性别鉴定,结果证实出来竟然是龙凤胎,秦老爷子乐的直说衣服没买错。

    安家也高兴坏了,各种张罗要给安暖保胎。

    管的安暖更加严格了,安暖以前乘着晚上散步,可以去楼下偷偷喝一杯奶茶再上来,现在是完全不可能,被家里人看的死死的。

    各种补汤补药,愁啊。

    上面那一块,真的不能再大下去了啊。

    所以安暖把汤药都倒进了植物里面,家里的植物现在都绿油油的,有鸡汤味的植物,排骨味的植物,还有红烧蹄髈味的植物,全都是肉食植物,啊哈哈哈哈。

    当然令安暖最不开心的事情还有一件,就是与导演的见面也被禁止了,剧组不能去参观了,那是一个很有名的导演,虽然秦沐没有说,但她在秦沐书房的办公桌上看到了剧本导演的名字——张嘉老师。

    那是写作和导演电影相当成功人士,不能见他心里有点小难过,不过这不是秦沐决定的,是秦老爷子决定的,怕她去剧组有危险,秦老爷子年纪大了,她不想惹她生气,可她其实她心里是想去的,想要接近创作更近一些,不是单纯的只靠想象,她更想吸取别人的经验来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

    这件事情原以为就这么过去了,不过令她惊讶的是预产期的前一个月,张老师突然亲自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在网站看到了她的短篇小说,很有意思,还告诉安暖接下来一年之内会留在国内,随时欢迎他来家里跟他探讨剧本,这让安暖受宠若惊。

    晚上,安暖躺在床上,告诉秦沐这个好消息的时候,秦沐摸摸安暖的头,微微一笑,“是个不错的消息。”

    然后继续帮安暖按摩大腿,月份大起来,她的腿开始经常抽筋,有时候好好睡的,就抽筋了。

    安暖翻阅她手机里面的那些可爱龙凤胎,一只手摸着下巴又问道:“秦大哥,你说小孩子该取什么名字好啊?”

    秦沐平日里雷厉风行,却在这件事情上面有点举棋不定,预产期都快到了,名字还没想好,整个人又陷入了沉思。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才道:“还没想好。”

    还是不能指望爸爸。

    “那我决定好了,嗯,爸爸是太阳,妈妈是月亮,所以宝贝是星星,就叫秦馨和秦思达吧,你觉得呢?”安暖歪着头问秦沐。

    秦沐想了想,觉得可以啊,“不错,就叫这个吧,来,换一只腿。”

    “好嘞。”

    “我捏的稍微重一点,要是疼的话,跟我说。”

    “嗯。”

    看着秦沐认真帮自己按摩小腿的模样,安暖心里有点微微触动。

    想起这几个月来,经常大半夜,她这疼那抽筋的,连带着秦沐也跟着起来。

    其实在外人面前高冷的秦沐,在她面前,除了脸和性子冷一点外,其他真的一点都不冷,很体贴。

    “秦大哥,你以前有没有幻想过如果你的另一半不是我,会是怎么样子的生活?”

    “你没出现之前,想过应该是怎样性格的人适合我,但是你了就是你了,不会再去想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唉,你这样的人生真无趣。”

    “难道你幻想过我以外的男人?”

    额,“没有。”才怪。

    秦沐明显不信,“安暖,妈妈带来的鸡汤快凉了,来,现在喝吧!”

    “小宝贝和大宝贝都不想喝。”

    “这次的汤,妈妈炖了两个多小时,就喝一小碗,然后我带你去看电影!”

    “我考虑考虑。”

    安暖正在对着一堆油腻腻的鸡汤愁眉苦脸,秦沐笑着摇头,真是个长不大的人。

    “秦大哥,我肚子疼。”每逢到了喝汤的环节,就是有这样那样的借口。

    “真的?”秦沐放下碗,狐疑的看了安暖一眼,她平日里用这个理由太多次,让他难以相信。

    安暖皱皱眉,摸着肚子,“真疼。”

    见秦沐走过来,安暖抓住秦沐的胳膊,“疼。”

    安暖身下羊水滴滴答答的滴下来,秦沐就彻底慌了,预产期不是下个月吗?!!

    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干什么!

    “我,这。”秦沐手足无措的止步不前,声音已经语无伦次了。

    “唔,我疼。”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