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章 一台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晌午过后,饭也吃完了,大家逐渐散了。王老伯临走前,拍拍秦峥的肩膀,别有意味地道:“大侄子,干得好!”

    秦二婶等大家走得差不多了,挪到秦峥面前,小声地说:“大侄子,你家那地,这些年我们一直帮你看顾着,你看什么时候有空,过去看看?”秦二婶是个识趣的,她家又没有秦三婶家那三个威武雄壮的儿子。既然秦三婶都落了败,他还是见好就收的好。

    秦峥抬眼看过去,笑了下道:“二婶,不急。来明年收了麦,我自去种,如今你既种着,便好生种这一季吧。”

    秦二婶听了这话,感恩道德,又夸了秦峥长得好会做事,又说回头遇到合适的姑娘家辉给秦峥说一门亲事,如此一番絮叨,最后总算满面带笑地离开了。

    秦峥送走众人,之间路放在收拾桌上的残羹冷炙,包姑从旁帮忙。这包姑小姑娘也真是勤快,今日个忙前忙后,中午人多嘴杂又那么一闹腾,估计也没吃上饱饭。

    秦峥进了厨房,热了四个馒头,又将剩下的菜快速炒了一个小菜后,这才喊道:“路放,包姑,先过来吃点东西吧。”

    路放正将收拾好的桌子码放在一旁棚子里,听到这话道:“包姑先去吃吧,我还不饿。”

    包姑见活也差不多了,自己确实也饿了,便过去笑嘻嘻地道:“秦哥哥我还真是饿了呢。”

    秦峥将将馒头递给她,问道:“包姑,几岁了?”

    包姑边啃馒头边含糊地道:“九岁了。”

    秦峥摸了摸她头上的红头绳:“都九岁了,怎么也不去上学堂啊?”

    包姑听了,歪头笑道:“我不爱上学堂,我家也没钱上学堂。我娘让我找点事儿干,可是他们嫌我小,一时也找不到,就闲着呢。我娘天天骂我吃白饭的。”

    秦峥略蹙眉,问道:“为什么不想去学堂?”

    包姑一边吸溜吸溜地吃菜,一边道:“上了学堂,也不过认识几个字罢了,又有什么用呢?早晚还不是嫁人,嫁人了每天也是干这些事,我还不如早点学呢!”她双眼发亮地望着秦峥:“秦哥哥,你做得菜真好吃,教我好不好啊?”

    秦峥笑了:“包姑,学厨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要吃得了苦耐得了劳。别说其他,就说这刀功,为了这一刀下去力道合适均匀,我都曾磨穿了几个砧板。”

    包姑这下子连菜都不吃了:“秦哥哥,教我吧!我能吃苦!我知道当学徒开始也不让学,就让干活,这是练基本功,我什么都能干,你让我干什么都干什么,我也不要钱。”

    秦峥点头:“好,你这个学徒,我收下了。”

    包姑发出一声的高兴的尖叫,几乎要蹦起来。

    秦峥却一个大转折:“不过——”

    包姑顿时不蹦了,盯着秦峥看。

    秦峥笑了下,缓缓道:“我必须先征得你爹娘的同意。”

    包姑听了,连连点头:“好啊,好啊!那是自然!他们肯定同意的!”

    此时路放也收拾完了桌椅,便进灶房,将剩下的菜和馒头就着吃了。

    这时候,秦三婶磨蹭着过来了,她红肿着脸道:“大侄子,我们肯定是搬开这里的,但只是以前的老房子,多少年没人住了,好歹也得打扫打扫,你先容我们几天。”

    秦峥连头都没回,只问道:“请问打扫老房需要几天?”

    秦三婶想了想:“总要个七八日吧。”

    秦峥不说话。

    路放边吃着饭,边听到这边的动静了,便将一个碗狠狠地按在地上,顿时,瓷碗粉碎,咣的一声,倒颇有几分惊心。

    秦三婶一哆嗦,忙道:“三日,三日便好。”

    秦峥这才点头:“三日之后搬离,请不要拿走属于我父母的一针一线,到时候我会亲自看着的。”

    秦三婶讪笑点头:“那是自然。”

    秦峥走进灶房,弯腰将地上的瓷碗碎片扫起。

    路放挑眉,笑看她道:“如何?”

    秦峥点头:“很好,只是可惜了咱的碗。”

    =================

    接下来两日,秦峥和路放开始为了这个饭庄紧锣密鼓的做准备。虽说家里有一些老爹当年开饭庄剩下的桌椅碗筷,可是还是少了,有的太过陈旧,这些都是要添置的。店面也要重新装饰一下,灶台要扩建,菜啊米啊面也是要去谈一谈的。这些都要银子,眼看着,秦峥和路放从图招财那里弄来的银子就不够了。于是秦峥先是卖了从图招财那里弄来的马,左右着两只马天天要吃草,哪里顾得上喂它们,干脆卖了一只换做银子,另外一只只能留着,以后拉面拉米的活难免用得上。

    这一日傍晚时分,秦峥和路放吃着饭,秦峥对路放如此说:“从图招财那里弄来的银子,算你入股了吧,还有这马也是。”

    路放何曾在意这个,只是随口道:“随你便是。”

    秦峥点头:“我知你是不在意钱财这些身外之物的,可是合伙做买卖,总要事先说清楚的。”

    路放只好点头:“你说得极是。”

    这天,秦峥吃完饭便开始在院子里转悠,转悠了一番后,便蹲在一处,也不知道干嘛。

    路放正拿着一盆水刷洗陈旧的桌子,见这番情景,不禁问道:“你在数蚂蚁吗?”

    秦峥点头:“嗯,捉几只来下饭,如何?”

    路放皱了下眉:“若是实在没得吃的时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现在,有必要吗?

    这时候,柳儿满脸疲惫地从外面回来了,见到秦峥和路放在院子里,站在那里犹豫了下,终于大起胆子上前道:“方……方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回到十里铺后,秦峥对外介绍路放依然用方路这个化名。

    路放正将抹布哗啦啦地在桌子上擦,此时头也不抬地道:“有话说便是。”

    柳儿看看一旁的秦峥,有些难以启齿,不过她最后瘪了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