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呛炒白菜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闻此,大家皆是皱眉,便忙问秦家老三现在如何,秦家老三悲愤不已:“现在大家都在镇子口的井边,正找人捞呢!”

    秦峥听此,便叫起来托雷,又让路放找了家里的绳子,一起往镇子口的井边赶去。

    到了井边,才发现这里已经围了几个人,大家俱都是半夜被惊醒的,手里拿着绳子正要往井里去捞。一旁的柳儿娘以及柳儿三个嫂子都在,柳儿娘哭天喊地的,见到秦峥和路放来了,几乎要上前拉扯着拼命。到底还是她家男人理智,被秦老大一声吼,怒道:“先把妹妹救上来再说!”

    救人,那该怎么救呢?此时几个人拿着绳子,绳子一头绑了筐,往水井下面送,秦家二郎正对着井口喊话:“柳儿,妹子,听到了没,你别犯傻了,赶紧抓住筐!”

    可是井中水寒,井很深,水筐下去只有噗通水声,却并没有女子回应的声音。

    秦家三郎一跌脚:“不好,妹妹怕是不行了!”

    闻听此言,三个嫂嫂齐声捂着嘴儿哭:“哎呦,我那苦命的妹子哟!”一边哭着,其实心里在想,正好少赔一份嫁妆啊!

    一旁的人,虽说往日不太看得起秦家,不过此时人都跳井里了,到底是一个镇子上住着的,于是也着急得大汗直流想着怎么救人。

    混乱之中,路放走到井边,英眉深锁,

    可是冬日水冷,绳子下去,也听不到里面的动静。

    路放来到井边,往里面只看了一眼,便道:“须得放下一个人去。”

    这话一出,众人都不说话了,这么冷的天,里面的井水都结成了薄冰,若是有人下去,还不跟着冻个半死。况且万一上面的人绳子抓得不牢固,一个滑溜,岂不是下去的人也跟着上不来了。

    柳儿娘用含泪的目光殷切地看着自己的三个儿子,谁知道三个儿子都只盯着那井口,并不说话,家里三个儿媳妇面上都有了忐忑,其中大儿媳妇更是上前哭道:“娘啊,咱家大郎小时候被水淹过,现在都不敢下水洗澡呢!”

    二儿媳妇正打算说话,没想到现成的理由被大儿媳妇抢了去,一时想不起好法子,不由得掩嘴痛苦:“娘啊,我肚子里已经有了三个月身孕,我这命怎么这么苦呢!”

    三儿媳妇见状,不甘示弱,扯起嗓子大哭一声便要说话,谁知道秦家三郎红着脸粗声道:“一个个的丧家娘们,都别嚎了,我妹子还没死呢,我下去救她!”

    三儿媳妇见此,上前拦腰就要抱着三郎不让下去,三郎喝斥道:“总不能眼看着妹子在下面不去救!”

    三儿媳妇痛哭道:“都这么一会儿子了,说不得人早就没了。”

    柳儿娘见此,又是心疼儿子,又是担忧女儿,扯着嗓子倒在地上大哭。

    路放此时已经不声不响地将绳子拴在自己腰际了,他打了一个繁复而结实的结,然后把绳子另一头递给秦峥,道:“全靠你了。”

    秦峥的力气,他是相信的。

    秦峥就着微薄的月光望向路放,他的脸上是淡然的坚定,便点头道:“好,放心。”

    他们二人,原本是可以以性命托付的。

    这时候,秦家的媳妇儿和儿郎都看到了路放的动作,哭泣停止了,大家不再说话,而是以期待的目光望着路放。

    路放从井边跳下,众人只听到有轻微的落水声,声音并不大。秦峥手中的陡然绷紧,她将绳子拴在了井盖上,然后自己抓住,身旁众人见此,也忙帮着一起抓住。

    柳儿娘着急,便俯身叫嚷道:“找到柳儿没有。”

    下面并没有回音,只有细微的水声传来。那水声细碎,惹得人越发不安。

    柳儿娘以及众位柳家儿郎着急,都俯首在井盖上看,可是里面黑森森的,只有偶尔反射出一点点的水光,他们什么都看不清楚。

    托雷见了,忍不住一旁小声问秦峥:“路家老弟水性到底如何啊?”别那个没救上来,又搭进去一个。虽说他和路放处处竞争很不和睦,可是到底相处了这么久,人心都是肉长的,路放真出了事儿,他也难受哇!

    众人都翘首等着,忽然听到下面咕噜噜水声响起,深井之中传来路放带着回音的朗朗之声:“把绳子再放下一些!”

    秦峥听此,忙解开栓住井盖的绳子,旁边秦家二郎早已拿来另一根绳子,两个栓做一个,于是又把绳子递下去几分。

    于是大家又听到一阵扎进水里的声音,然后便没动静了。

    众人不禁屏住了喘息,井盖边是秦峥托雷并一起拉着绳子的秦家三郎,柳儿娘和秦家二郎在旁看着,井边太挤,其他人只好凑在他们背后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只是片刻功夫吧,他们又听到有水声,接着些许月光,仿佛看到里面水光波动,哗啦啦的水声中仿似有什么动作。

    柳儿娘尖着嗓子问:“咋样了,到底找到了没啊!”

    下面路放一边将口中水吐出,一边冒着寒气喊道:“找到了!赶紧把我拉上去!”

    众人大喜,忙拉绳子。

    这次拉绳子时,重量沉甸甸的,看起来真是两个人。

    一瞬的功夫,上面的两个人便被拉上来了,只见浑身湿透的路放抱着同样浑身湿透的柳儿,柳儿双唇紧闭面目苍白,竟然是无半分生气。

    柳儿娘痛哭着上前,一把抢过女儿:“我的儿啊,你怎么样了!”紧接着秦家三位儿郎齐齐围上去,叫大夫的叫大夫,帮着拍背的拍背,等妹子把水吐得差不多了,着急忙慌地要将妹子抱回家。

    秦峥脱下身上外袍,将路放裹住,手指凑巧碰到路放的手指,冰凉彻骨。

    秦峥低声问:“你还好吧。”

    路放看了秦峥一眼,摇头说:“没事。”

    当下众人也是不放心,跟着去秦家看看柳儿到底如何,老大夫很快来了,号了脉后,开了药,秦家又赶紧给她喝了姜汤等。老大夫悠悠地叹息:幸好救得及时,好歹把个命捡回来了。

    于是秦家这才松了口气,大家也都要各自散去。

    秦家三婶原本哭着就要赖上路放:“都怪你,要不然我的宝贝女儿怎么会跳井!”

    一旁邻居看着至今浑身湿冷的路放,有点看不下去了:“秦家三婶,还不是你今日把姑娘骂了一通,她姑娘家脸皮薄,这才要跳井的,你怎么却赖上人家?今日若不是路家伙计,怕是你姑娘命都没了吧,你竟然不感激!”

    一旁秦家儿郎不说话,倒是这三郎,上前一拜道:“今日多亏了路家兄弟了。”

    路放只淡声道:“乡里乡亲,应该的。”

    ***************

    饭庄又忙了几日,这一日是十一,轮到停业歇息,于是秦峥便开始做路菜了。她先将烧热了锅,放进清亮的麻油,待到麻油在锅中加热到了八成,则放入干椒爆炒。干椒在油中发出嗞嗞的声音,很快,略呛的浓香便扑鼻而来,散发在小院里,勾-引着每一个人的肠胃。正在擦桌子的托雷扔下抹布,不由自主地跑到灶房门口,吞着口水问:“这是又做什么呢,这么香啊!”

    秦峥不言,擦了下额际的汗滴,开始放剁碎的葱花,有白的有绿色的,鲜嫩欲滴,这绿白相间的葱花儿进去锅中,迅速被煸出了香味,葱花儿特有的清香和干椒富有诱=惑力的浓香混合在一起,再再勾着托雷肚子里的馋虫。

    只见秦峥又利索地将晒干的菜末放入大锅中,快速地翻炒,小包姑卖力地拉着风箱,灶膛里的火苗几乎要从灶口冒出来,火红的颜色映衬着小脸。

    秦峥翻炒数下后,又娴熟地将姜、蒜、盐、糖、酱油等分别撒入,片刻之后,呛炒白菜就出来了。秦峥端来一个大木盆,将白菜放入木盆上。

    托雷再也忍不住了,钻进灶房,只见那木盆里,绿色的白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