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陈面风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因了这些日子秦峥忙碌着路菜的事儿,于是家中一样食材的购买一般都有托雷去做。可是这一日,路放正在那里挽着袖子和面,秦峥恰路过,看到那面团的色泽,顿时皱起了眉头,当即从面团中抠了一捏儿,先是撕开来看看了颜色,又放到嘴里尝了一点。

    路放见她脸色,便知道有什么不对,自己也看了看,却是看不出什么不对。

    秦峥却道:“这面里,掺了陈年旧麦磨成的面,怕是都生虫了。”只是这麦磨成面后,都是白色的,一般人自然看不出其中门道。秦峥自小跟着父亲,开了那么多年食店,不知道进了多少米面,自然是一尝便知道。

    这时候托雷也听到了这边的消息,自己也过来尝了尝,却是尝不出个所以然,便道:“左右客人也尝不出,将就些便是了。”

    秦峥却摇头道:“客人虽尝不出,我却能尝得出,哪里能以次充好,况且这蒸出馒头来,怕是味道也不好,万一再有一个两个,真得吃出问题来,传出去后,被有心人利用,后果就大了。”

    因又问道:“这次的面,是在哪家买的?”

    托雷皱眉道:“就是往日咱们经常买面的那家,宋记粮店,买了他家的粮,现成的用牲口拉到了磨面坊里磨成的面粉啊。”

    秦峥听了,点头道:“既如此,我明日跟你过去一趟看看。如今这一批,倒了吧。”

    小包姑此时也过来了,听了大吃一惊:“怎么多面,怎么就倒了呢?”

    秦峥反问:“不然呢?送人吃?传出去这是一人饭庄送出去的面,若是真个有问题呢?便是送给狗吃,吃出问题也砸我们招牌。”

    其实她逃荒的时候,什么不曾吃过,但是如今来了十里铺,太平盛世,便有个太平盛世做买卖的样儿。

    秦峥一番话,说的托雷和小包姑哑口无言,当天,一人饭庄的馒头开了天窗,只好去斜对门满记食铺订了十锅馒头,惹得那满记食铺的老板娘笑呵呵的。

    第二日,一人饭庄关门营业,秦峥带着路放,亲自前往宋记粮店。

    秦峥倒也不着急,只在街面上闲逛一般。

    街上好不热闹,各色食店,米铺面铺肉铺纷纷陈列,又有金银楼以及财帛铺等,摆放着各色绫罗以及各式珠宝,应有尽有。秦峥和路放行走其间,看着各处带有浓浓方言味的吆喝声四起,竞相争辉。

    秦峥负手而行,边走边瞧,来到一处食店时,停了下来。只见这食店里各色吃食一应俱全,有胡饼,白肉,各色羹点如石髓羹头羹等,又有各色面点如铜皮面回刀面等。她看了片刻,招呼掌柜要来一份胡饼。

    那掌柜却是认识她的,见了不由得笑道:“哟,哪阵风吹来了秦家掌柜啊!”听说秦峥要一份胡饼,掌柜不由得笑了:“秦掌柜,您来我这里要胡饼,那我可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了,我这粗制的玩意儿,哪里能入得了您的眼儿呢。”

    秦峥淡笑:“孙掌柜,我店中确实没有金丝酥饼,今日见了,倒是嘴馋,想尝尝。”

    这孙掌柜一听,立马用一块油纸包了五块金丝酥饼,口中道:“秦掌柜既要吃,尽管拿去便是!”

    秦峥要给银子,这孙掌柜却执意不肯,最后秦峥只能罢了。左右都是乡邻,平日里哪能没有个我沾你你沾我的,你送我一个枣,我送你一个瓜,这来来往往就有了人情。

    拿了金丝酥饼,给了路放一个,自己慢条斯理地品嚼着一个,继续往前度步。

    一路上边走边和相识的人打招呼,片刻功夫,又来到了一处杂货铺前,只见里面有女子所用各色首饰,诸如耳环腕钏凤钗等物,又有香粉面油黛墨膏泽等。

    秦峥停留在此处,低头看了一番。

    路放不由道:“峥弟,莫非是相中了哪家女子,要买给心上人?”

    秦峥笑了,故意道:“难道需要买了送给女子的不是路大哥吗?”

    路放闻言顿时皱眉。

    秦峥知道路放开不起玩笑的,当下解释道:“虽说路大哥好艳福,不过既然无意于此,我也不强求了。昨日个遇到咱镇上有名的媒婆苏大嘴儿,说是要为你提临街的胡家小闺女呢,我都已经替你拒绝了。”

    路放不言,他是不记得,什么苏大嘴儿,什么胡家小闺女,他听都没听说过。

    秦峥心中自然明白,又道:“我看如今柳儿是真心实意对你,你还是早点说清楚,免得惹得人家姑娘伤心。要说起来,这柳儿姑娘也是个可怜孩子”

    路放道:“是,我之前一直冷淡,希望她知难而退,如今你既这么说,我找个机会,一定去说清楚。”

    秦峥又道:“至于翠儿那边,当初我也没有明说过什么,只是旁敲侧击提起过,如今你若去说,反而伤了人家姑娘的脸面。等到有机会,由我去王老伯那里说一番即可。”

    路放点头:“好,一切由你了。”

    秦峥和路放说完这些,恰好看到台上的香粉,便拿起来,放在手里仔细观摩。

    路放心中忽然有些异样。

    秦峥心里明白,当下笑道:“路大哥,我只是奇怪,这小小的玩意儿,怎么惹得天下女子人人都爱呢?”

    路放闻言,忍不住道:“你我皆是男儿,自然不懂得女人家的心思。”

    秦峥闻言失笑,便点头道:“说得极是。”

    两个人继续往前行,没多时便来到了米市。这十里铺原本是前去凤凰城的要道,自然交通极其便利,于是便有南来北往的商客,云集了各色米粮,有粳米粟米麦米薏米,有红豆黄豆绿豆等,更有精明的米牙人,前来商讨生意的米铺老板,以及远途的贩运商贩。

    秦峥来到一个牛车前,牛车上是满满的粟米,一旁老牛在悠闲地甩着尾巴,脚底下是一滩牛粪。牛车旁边有数人,围着一个已经打开的米袋,正捏出几粒品尝。

    秦峥也上前,抓了一小把,自己放了嘴中几粒,又让路放也尝了几粒。

    她嘎嘣嚼了几下,问路放:“你觉得如何?”

    路放道:“只知是粟米。”

    秦峥细细观察那米粒,笑道:“便是粟米,分为上等粟米,中等粟米,下等粟米,还有掺假的米,这差别大了去,价钱自然也相差甚远。”正说着,她忽然一顿,目光却是落在马车旁边的量斗上。

    秦峥不着痕迹地走过去,不知道低头看了下什么,然后再也不提买米事宜,招呼路放径自去下一家看了。

    路放不解,便问起,秦峥却道:“你看那马车旁边有量斗数个,新旧不一,若仔细看时可发现量斗后面有刻痕。”

    路放打仗上颇为精通,可是于这等市井伎俩,却是从未听说过,当下问道:“那又如何?”

    秦峥道:“有刻痕,那就是米商自己做的标记。这量斗是做了学问的,有大斗小斗正常斗之分,若是籴米便用大斗,若是粜米便用小斗,若是官家前来检查便用正常斗。”

    路放闻言,皱眉道:“真个奸商。”

    秦峥当下带着路放又往前走,便到了宋记粮店。

    宋记粮店在这十里铺也开了十几年的老字号了,多年下来也颇有些老主顾,生意很是红火。此时秦峥上门,自然有伙计上前招呼,可是秦峥却直言道:“在下一人饭庄秦峥,是来找宋老板的。”

    伙计倒是听说过秦峥的名号,知道她家生意好,伙计也厉害,当下不由得多看了路放一眼,便进后院去叫自己老板了。

    这宋老板穿一身黛色缎子衫,头上裹一个青巾,留一撮八字胡,见秦峥来了,忙上前寒暄。

    秦峥笑道:“宋老板,借一步说话。”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