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1别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送走了四位大将,路放仿若无事一般重新回到正屋,继续坐下吃饭。

    托雷一边吃饭一边小心看着路放,等到一碗粳米饭都被他扒拉得见了底,他终于忍不住了:“你要离开了啊?”

    路放道:“是。”

    托雷满脸感慨,虽然说他刚来的时候,颇把路放当成竞争对手来看待,两个人也时不时发生点小矛盾,可是如果没有了路放这个伙伴,那么他在这里凭空少了不少乐趣啊。再说了,没有了路放,很多很多的活,该谁来干呢?

    不过托雷也知道,像路放这种人,窝在这么一个乡下小地方当伙计实在是太屈才,他其实从很久前就听说过路放的大名,那是一个在传说中诸如“邻家少年”般优秀的存在,总是每每让他生出几分不耐烦。

    他曾想过有一天他也许会见到这个传说中的天才般的邻家少年,不过却没想到,竟然能一起共事——还是在这么一个小店里一起当伙计。

    托雷有点红眼圈了,他说:“你就要走了,我们不痛快地喝一场,实在是说不过去。”

    秦峥指尖轻敲着桌面,笑对托雷道:“托雷,去买酒吧。”

    托雷有几分不情愿:“为什么要我去买酒?”这大雪天的,出去一踩一脚的雪,陷进去拔都拔不出来啊。

    秦峥好整以暇地道:“你把咱们的酒给了别人喝,难不成不是你去买?如果不是你穷大方,咱们会落到无酒可喝的地步?”

    托雷想想也是,只好道:“罢了,我去就是!”左右也不是什么难事。

    待托雷取了银子出门去了,秦峥望着路放的眼眸中透着思索:“路放,你想去与何笑合作吗?”上元节时,何笑勾-引路放的话语不要太露骨。

    路放轻笑了下,摇头道:“不会。”

    他眸中沉静,看起来腹中自有一番成竹:“一来何笑已经托起了一个孟南庭,若是此时再和我共商大事,孟南庭难免对他不满,何笑也未必对我全力以赴。二来若是拿人钱财,势必受人掣肘,凡事不能随己愿。我确实要去找他,却并不是向他要金银辎重。”

    秦峥挑眉,不解,不过她没再问,毕竟如果路放真得要走,那他干得就是大事,影响到整个时局的大事,这不是她能操心和干涉的。

    路放却是要说与秦峥听的,他不疾不徐地道:“秦峥,你知道为什么我的父亲和七位哥哥皆在韩阳处死,只有我被暗暗地押解回都城吗?”

    秦峥薄薄的眼皮动了下:“不知道啊……”

    路放笑了下,笑里带着比冰雪还要寒凉的味道:“因为确实有人贪污了军饷,不过自然不是我的父亲,而是皇上的宠臣严嵩。”

    秦峥不说话,只安静地听路放讲。

    历朝历代,有那贤良忠君爱国之辈,自然便有些奸佞小人。奸佞小人既然能罔顾国计民生于不顾,谋害忠良,自然也能为一己之私贪污军饷。

    路放起身,负手而立,望着窗外漫天飘飞的大雪,声音仿佛从极为遥远的方向传来:“当日边关吃紧,我和我父兄抗击南蛮,然后在最为关键的时机,粮草不济,将士们以野草充饥,面黄肌瘦,在这种情况下,不幸打了几个不大不小的败仗。我父亲接连修书数封,并多次向皇上请旨请求加派粮草,然后却一直没有消息。后来父亲不得不派我回去打探,结果我被严嵩堵在了半路,就是这一次遭遇,我发现了一些疑点,查到了严嵩暗中贪污军饷,截图粮草的证据,并查到了严嵩隐藏军饷以及其他赃物的地点。于是我忙修书父亲,父亲让我速度回都城禀报皇上。可是这时候严嵩已经发现了异样,他一直在暗中构陷我的父亲,如今见此情景,竟然联合朝中党羽以及后宫安插的势力,为我路家定了一个贪污军饷图谋不轨的罪名,而那消失的军饷以及路家军的几个败仗便成为了我们谋逆的铁证。”

    路放停顿了下,又道:“他们杀了我父兄,却独留下我的性命偷偷地押解回都城,我并不知道严嵩在皇上面前捏造的什么理由。不过真正的原因就是,我为防意外,将他贪污的军饷已经暗中移到了他处,他找寻不见,便想将我掌控在手中严加逼供。”

    他说到这里,扯出一个冷笑:“只可惜,他没能等到提审我,南蛮就以雷霆之势打到了都城,他只能仓皇逃跑了。后来听说是被高璋捉住,投了高璋。”

    秦峥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你要用严嵩贪污的那批军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